相关文章

一对温州夫妻带着忏悔到杭州见江建认亲

面对江建,这对夫妻泪流不止。

他们,会是江建找了20多年的父母吗?

“父亲”手写毛笔字与当年遗留的笔迹对照。 林云龙/摄

   浙江在线10月21日讯 江建等了24年,终于等来希望。

  10月20日,一对中年温州夫妻来到杭州,他们来认回分别20多年的亲生儿子“陈艺”。

  二楼会议室门口,江建突然停下脚步,也许,他思念、寻找了20多年的亲生父母,此时,与他仅一门之隔……

  幸福如你我的人,很难想象江建在等待与可能是亲生父母的人相见时,是怎么样的感觉;很难想象在结束与上门认亲者的交流之后,心里有着怎样难以平复的心绪。

  江建决定做亲子鉴定,一切都等结果出来后,将尘埃落定。

  一对温州来的夫妻:江建就是我们当年丢掉的那个儿子

  10月19日晚上,汽车从温州出发,朝杭州方向驶去。

  坐在车上的陈叔国和余丽辉夫妻俩,没有任何交流,余丽辉掩着面一直在抽泣。

  就在白天,48岁的陈叔国,突然接到杭州亲戚姜某的电话,对方开口就问:“当年,表弟身上留有什么?”

  陈艺!一听到这个名字,陈叔国的胸口,突然感到一阵揪心的痛,陈艺是他儿子,“有一封家书和一块长命银锁。”他当然不会忘记,家书的内容:我是南方陈家村人氏……

  对话那头沉默了许久,姜某紧紧拽着手上的报纸,“表弟陈艺,找到了!”几乎是同一时间,陈叔国温州的亲戚也看到了“江建寻亲”的报道。

  此时的江建,也被前天中午突然接到的神秘电话,搅得心乱如麻。

  10月20日一大清早,他又被电话声吵醒,这段时间,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此起彼伏的电话声,他接起电话,“江建,你的亲生父母找到了。”电话是学校打来的。

  睡意忽然被惊醒,学校又重复了一遍:“找到了,真的找到了,他们已经在学校了。”

  从福利院前往江南专修学院的车上,江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  二楼会议室门口,江建突然停下脚步,他思念、寻找了20多年的亲生父母,此时,与他仅一门之隔。

  终于,江建推开大门:屋子里多了6张陌生的面孔。

  正当江建紧张地在人群中寻找:他们,谁是我的亲生父母?站起来一男一女,正是陈叔国和余丽辉,陈颤抖着嘴唇:“是我对不起你,江建,当时是我把你扔掉的……”

  望着江建,余丽辉再也忍不住,趴在桌上失声痛哭。

  现场比对笔迹后,江建问“你们为什么要扔下我?”

  他们自称是江建的亲生父母。陈叔国说,江建的真名叫“陈艺”,家书是他写的。其余四人是江建的表哥、大姑姑、还有陈叔国的两位好友。

  江建的心中充满了疑惑,在他的要求下,陈叔国用毛笔写下那封家书的开头一句:我是南方陈家村人氏。“其实没有陈家村,我姓陈,农村人,所以就写成陈家村。”

  江建仔细比较了笔迹,轻声自语:“南方两字不太像……”

  陈叔国又拿出一张照片,照片上是夫妻俩与一对子女的合照。他指着照片说:“这是你的姐姐和弟弟,一个大你四岁,一个比你小四岁,你们长得很像。”陈叔国说,除了家书和一张写有生辰八字的红纸外,当年江建身上还有一块长命银锁。

  江建咬着嘴唇,依旧没有出声,房间里一片寂静,许久之后,“这些年,你们找过我吗?”这个疑问已经困扰了他20多年。

  陈叔国抹了一把眼泪:“那时候,实在是没办法,心想大城市条件好,好心人也多……过了四五年,我们就来杭州找你,之后每次有亲戚朋友来杭州,都帮忙打听……”

  “你们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要扔下我?”江建话音刚落,陈叔国与余丽辉,已经泣不成声。

  当年遗弃孩子的时候,他来来回回走了4次

  22年前的一个决定,成了陈叔国心中无法言语的痛。

  今年48岁的陈叔国是温州平阳人,他的父亲在42岁那年生下陈叔国,老来得子,特别迷信。在父亲的影响下,陈叔国也迷信。

  陈叔国儿子一岁半那年,突然发高烧,去村里打了针,后来竟然患了小儿麻痹症。

  家中条件不济的陈叔国为了给儿子看病借了一千多块,吊瓶一个星期也没见好转。陈叔国去算命,算命先生掐指一算,唉声长叹:你儿子被魔鬼缠身……迷信的陈叔国回到家就请法师做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法事,可惜,儿子依旧没有任何好转。

  正当家人一筹莫展时,陈叔国想起算命先生的“良策”:平阳地方太小,孩子要活命,得去大城市……犹豫了很久,陈叔国便带了520元钱,抱着重病的儿子,从温州坐汽车,到了金华再转火车,到了杭州。

  去医院需要交700元押金,陈叔国的老婆虽然在老家四处借钱,可是,该借的都借了。在城站火车站附近的旅馆里,陈叔国陷入了绝望,紧紧抱着儿子,泪水洒落在儿子脸上……

  终于,陈叔国做出了他一生中最后悔的决定。他在儿子干净的尿布上,写下一封家书,并在红纸上写下生辰八字,除了回去的车钱,他将身上的320块钱,都留给了儿子。

  陈叔国将儿子独自一人放在了旅馆里,但没多久,他又回来了,望着熟睡中的儿子,又转身悄悄离开,就这样,来来回回一共4次。

  直到第四次离开时,他在旅馆外偷偷看了半个小时,终于离开了,这一走,便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江建微博写下:也许他们真的是我的父母

  江建与陈叔国和余丽辉决定,通过亲子鉴定来证明血缘关系。

  离开时,余丽辉始终不敢见江建一眼,脸上写满了伤心与愧疚,而她身后的桌上,留下了一滩泪水……

  陈叔国的好友搀扶着他离开,他不由自主地朝江建走去,蹲下身子,伸出双手握着江建的双臂,望着他,流着泪水,最终没有说出口。

  望着陈叔国离开的背影,江建默默地说道:“看得出来,他有话想跟我说……”

  10月20日下午两点多,江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寝室里,没有吃午饭的他,咬了两口面包,但丝毫没有胃口,他几次拿起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,但犹豫了很久,又放下了。

  幸福如你我的人,很难想象江建在等待与可能是亲生父母的人相见时,是怎么样的感觉;也很难想象在结束与上门认亲者的交流之后,心里有着怎样难以平复的心绪……

  江建的心里有太多疑问:“爸爸”在述说的时候,为什么他的朋友一直在打断,难道其中另有隐情;他说,家书是他写的,为什么笔迹只有三四分像,而且并不像尿布……

  最终,江建对着电话那头的陈叔国平静地说:“我想和你单独聊聊。”

  “虽然心里将信将疑,但,但我心里还是希望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。”在与记者交谈时,江建很自然地说了几次“爸爸”,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。

  之后,记者又联系了陈叔国。他言语中满怀愧疚,他说,离开时,很想对江建说点什么,但是心里很乱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说了也怕他不接受,即便江建能原谅他们,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……

  10月20日晚上19点51分,江建在微博上写下:今天和温州来的一对夫妇见面了,据他们说他们是我的父母,家书也是他们写的,也说明了当时为什么把我扔掉的原因,给我的感觉挺真实的,也许他们真的是我的父母,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疑问,可我想保留疑问,等亲子鉴定出来,万一是,那我的疑问是多余的……

  江建说,他想尽快做亲子鉴定,越快越好。

  亲子鉴定结果,一般20天能出来

  记者也帮江建咨询了有关亲子鉴定的相关事宜。

  浙大司法鉴定中心的钱老师告诉记者,江建已经是成年人,双方只需要携带本人身份证,便可做亲子鉴定。

  如果双方在一年之内没有都做过化疗、放疗以及骨髓移植,三个月内没有接受过输血,建议采取血液鉴定。一般情况下,20天内便可出结果,确定双方是否有血缘关系。考虑到双方认亲的迫切心,钱老师说,可以考虑为他们尽可能加快。

  江建最喜欢的一部电视剧叫《暖春》。昨晚,他又一个人坐在电脑前,静静看《暖春》。“他们走后,不知道怎么了,又想重温一遍。剧中,朴实、善良的爷爷收养了无家可归的小花……他总能令我想起当年被寄养时,照顾我的好心爷爷。”

  想起爷爷,他难免想到自己的身世,想念自己的亲生父母。

  江建说,他相信,自己也一定会迎来暖春,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